校本课程“随钱锺书一道与古人对话”课堂实践之“讲座”(一) 走进钱锺书 ——校本课程“随钱锺书一道与古人对话”导言

校本课程“随钱锺书一道与古人对话”课堂实践之“讲座”

 

走进钱锺书
——校本课程“随钱锺书一道与古人对话”导言

 

教学重点:

  1、了解钱锺书生平事迹

  2、了解钱锺书做学问的特点

教学难点:

  1、名人与学生生活的贴近

  2、钱氏治学方法平易化阐述

教学方法:

  讨论式、启发式

课时安排:

  课时

 

 

一、导入:“北大的那些老头子,越看越可爱!”

展示:

      “北大的那些老头子,越看越可爱!”

分析:

“可爱”一词,我们一般用在孩子身上,这里为什么用在了“老头子”身上?“老头子”有什么“可爱”的?

他们的可爱在于“北大”二字,在于他们的特殊身份。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北大学生说的一句话。“北大的那些老头子”,如朱光潜、季羡林、张中行、金克木、启功等,他们都是从民国走过来的,中国传统文化底子极深,在相对开放的民国时代,又接受了西方的文化,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真正的学贯中西。而建国之后,先是五十年代的“反右”运动,又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这近三十年可以说是“文化沙漠”,几乎没有培养出所谓的真正大师。在此断代时期,那些“老头子”就显得弥足珍贵——他们早已走到晚年,都快走到人生的尽头了;走一个就少一个,所以显得弥足珍贵。今天我们讲的这个人,他虽然不是“北大”的,但他也是“越看越可爱的”人当中的一个——他,在过去、在现以及将来,都已产生或将产生极大影响。他就是,钱锺书先生。

二、“世界上唯一的钱锺书走了!”

展示:

“世界上唯一的钱锺书走了!”

分析:

这是钱锺书先生逝世后,一个热爱钱锺书作品的人写的一篇追念性的文章的标题。其实,在座的每一位,包括我在内,谁都是“唯一的”,但为何这个“唯一”用在钱锺书身上,却让人感觉到弥足珍贵并且因他的离去而惋惜呢?这与钱锺书先生因书香所散发出来的人格魅力有关。我们现在就进入钱锺书的世界。

三、钱锺书生平

生平展示(一):

1910年11月21日出生于江苏无锡的一个教育世家。

1998年12月19日逝世,享年88岁。

1929年 十九岁考入清华大学外文系。

报考时,数学仅得15分,但因国文、英文成绩突出,其中英文更是获得满分,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

校长:罗家伦

介绍评析:

钱锺书生长在一个“教育世家”,他的父亲钱基博,是个学贯中西的大学者,建国后在现在的华中师范大学退休。从某种意义上说,“家学”对钱锺书影响特别大。

钱锺书先生88岁逝世,与那些他的同龄学者相比,他算是高寿了。

19岁考入清华大学,这点没有什么可惊异的,在座各位考大学也是这个年纪。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他入的是“西洋文学系”而并非中国文学系。这点很有意思,下面我们会讲到。

他报考时数学只有15分,这里值得说说。钱锺书在民国时名气相当大,一是他的古体诗很受人推崇,二是他有本学术着作《谈艺录》为世人惊讶,再是他有本小说《围城》,很为钱锺书赚足了名气。但建国后,因各方面的原因,钱锺书在国内几乎销声匿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有个汉学家写了一本中国现代文学史,对钱锺书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国人才知道中国有个钱锺书,才知道钱锺书有本小说《围城》——钱锺书先生有点像是“出口转内销”。后来因为电视剧《围城》的播映,让钱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又成了红人。于是他的逸事在坊间流传,最火的一件事是当年钱锺书考清华时数学是零分。最后,夫人杨绛看不下去了,出来澄清,说钱锺书当年考大学的时候,数学是不好,但不是零分,而是15分。

虽然数学低,但因为国文与英文好,钱锺书还是被清华破格录取了。入取他的校长是谁呢?罗家伦。罗家伦虽然思想上与政府较为保持一致,赞成国民党的“党化教育”,被学生驱逐了;但我想,就凭他敢于破格录取数学只有15分的钱锺书先生,我们就应给他点赞。从中,似乎我们也渴望着现在的大学校长也能如罗家伦一样有魄力,有魅力,有胆识!

生平展示(二):“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杨绛,字季康,1911年7月17日生,2016年5月25日逝世

1932年在清华与钱锺书相识

1933年定婚

1935年共赴欧州留学

晚年作品:《我们仨》《走到人生边上》

介绍评析:

这是钱锺书夫妇晚年的照片。你们知道钱锺书的夫人是谁吗?

杨绛,对了。上面这些是与钱锺书先生有关的杨绛女士的生平。

他们1932年在清华相识,然后一见钟情,1933年就定婚了,然后,1935年,他们夫妇俩一起留学欧州。我2013年开始进行讲座的时候,杨绛女士还健康着,但现在讲的时候,杨先生也离我们而去了。她是2016525日逝世的,活了105岁,算是极高寿了。在杨先生逝世后,钱锺书和杨绛又成了个热门话题,当时网上流传最广的是钱锺书对杨绛的一句评价:“最贤的妻,最才的女!”这个评价是相当高的。他们俩的感情最真,在清华一见钟情之后,便携手半个多世纪,一直到白头,真的“一定”就是“终生”!

钱先生1998年逝世后,杨先生还活了十几年。这十几年中,她写了两本书,一是《我们仨》,追忆一家三口的往事;还有一本是《走到人生边上》。

我们看钱锺书与杨绛,觉得他们很幸福,甚至可以说是读书人中的神仙眷侣,在风云变幻的二十世纪,不为世界而改变,彼此都取得了极高的成就;但从家庭生活来看,我有时却感觉很凄然。他们只生了一个女儿钱瑗。据说钱锺书曾说,有了钱瑗就可以了,如果再生一个,就要把给钱瑗的爱分掉一半;与其让孩子失掉一半爱,不如只生一个。在没有计划生育的时代,钱氏夫妇自觉的计划生育了。然而,打击在后面。文化大革命时,女婿因为受不了“红卫兵”的迫害,自杀身亡。接着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身为大学教授的钱瑗因病先父母而去;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一种怎样的痛,很难想象他们是怎样挺过来的。再是1998年钱锺书先生的去世,这个世界,就剩下杨绛女士一个人了。过往太美好,现实太凄凉,我以为,杨绛先生是活在记忆中的。于是,2003年,93岁的她以至情至性的文字写出了《我们仨》这本散文集。如果感情脆弱一点的人,读这本书,难免感觉凄然,难免要如我一般要下泪的。2007年,96岁高龄的她,又写了本书叫《走到人生边上》,书中“坦陈自己对于命运、生死、灵与肉、鬼与神等根本问题的思考”(百度百科)——如果你看过钱锺书的《管锥编》,你会发现,钱、杨二人在许多观念上是一致的。杨绛女士送走了女儿,送走了丈夫,独自又度过了十几年,所以,当我听闻杨女士逝世的消息时,虽然一时怅然若有所失,但随即隐隐感觉到一点轻松,这个长寿的老人的“我们仨”,终于可以在另一个世界相聚了。

而有时我也想,或许钱氏夫妇太有才华,老天非得让他们多吃一点人间的甘苦不可。所谓“天妒英长”,我们通常的理解是英年早逝,如李贺,如王勃,如王小波等,但我以为,让人高寿,让人及他的家人偿尽人间甘苦也“天妒英才”的一种方式。这种看法极为个人,仅是我的一个理解而已。我姑且言之,在座各位姑且听之吧。

钱锺书的“才”表现在哪里呢?这是下面我们要讲的一个问题。

四、钱锺书着作

资料展示:

小说:《围城》《人·兽·鬼》

散文:《写在人生边上》

学术着作:《谈艺录》《管锥编》《宋诗选注》《七缀集》等

介绍讲析:

在没有进大余中学之前,你知道钱锺书这个人吗?如果知道,知道他的哪部作品?而你接触了我们的校本课程之后,当别人再问你钱锺书有什么作品时,你首先会说到哪本呢?

一般来说,读过书的当代人,都应知道钱锺书有《围城》这本长篇小说;读书更广一点的人,可能还知道他有本散文集叫《写在人生边上》;读书再精进一点的,可能知道他有本诗歌选叫《宋诗选注》,知道他有本学术作品叫《七缀集》;而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相当了解的人,或者研究中国文化的人,才能说出《谈艺录》《管锥编》。

《写在人生边上》这本散文集,很薄,包括序在内,只有11篇文章。但钱锺书凭借这11篇散文,就成为了中国现代散文大家。书名为何叫“写在人生边上”?钱锺书先生说:人生是一部大书。我们从呱呱坠地到最后双眼一闭的整个过程,就是用自己的人生在书写;而在这人生过程中,有人爱好文字,写几篇文章,发表点作品,也只不过是在人生这本大书边上做点一点注解或旁批,于是,他把这本集子取名为“写在人生边上”。我们读这本散文集的时候,有种感觉,钱老不是身在人丛中观察感受,而是站在“人生边上”,冷眼旁观,偶尔发几声笑,讽刺幽默一下,所以有人评价这本书时说:“语言幽默,见解独到精辟,行文一气呵成,更是旁征博引,极富哲理。”同学们有时间可以自己找着来看,肯定有发现新大陆的欣喜。钱锺书逝世后,三联书店要出版《钱锺书集》,把《写在人生边上》收集进去了,同时还有些未收录这本集子的文章,汇集在一起,数量可观,于是组合成一个集子,最后经杨绛女士同意,命名为“人生边上的边上”,与“写在人生边上”一脉相承而又有不同。而杨绛女士最后一本散文集命名为“走到人生边上”,又用了“人生边上”这四个字;三者一贯穿,很有意思。

《宋诗选注》也是本很有意思的诗歌选本。我们买诗歌选,一般看中什么呢?是所选的诗歌本身还是为诗歌作的注?我在读《宋诗选注》的时候,有种感觉,我是“买椟还珠”,我看重的是“诗注”而不是诗。这本诗歌选是钱锺书应郑振铎之邀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用了两年多时间独自完成的。这本诗选确实如胡适之先生看后说的一样,“诗选得一般”——受时代的影响,有些艺术性高的作品没有选入,而一些反映阶级斗争的艺术性一般的倒是选进了,它有它的不足——“但注确实写得不错”。我们的语文课本,现代文、古诗文,都有注释,说明文体,是什么就是什么,干巴巴的。钱氏作注,却不一样,他用散文笔法来写注。举两个例子。一是注南宋范成大的《州桥》一诗的“州桥”二字,他是这样说:“这首写的是北宋旧京汴梁的州桥。”这里没有笑点。后面他用个破折号写道:“《水浒》里杨志卖刀的天汉州桥。”一下子,这注就活了。不仅让我们知道了“州桥”,还让诗歌与小说结合起来了,还让我们想到了生动活泼的北宋生活场景及活脱脱的杨志与牛二这两个人物形象,令人眼前一亮。再如他评价韩驹作文好用典故时说:“他的作品也就不很给人以堆砌的印象。他的同派仿佛只把砖头石块横七竖八的叠成一堵墙,他不但叠得整整齐齐,还抹上一层灰泥,看来光洁、顺溜、打成一片,不像他们那样的杂凑。”这个比喻生活化,新鲜,像散文,有味。如果你觉得钱锺书先生的散文写得好,而恨他的散文太少,不妨读读《宋诗选注》这本书,它可弥补你的遗憾,满足你的爱好,因为这样的例子,书中比比皆是。

五、钱锺书影响与言论

(一)影响

资料展示:

来到中国,有两个愿望:一是看看万里长城,二是见见钱锺书。

评说:

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钱锺书再次“出名”后,一个美国学者说的一句话。这句话看似很平常,意蕴却极为丰富。“万里长城”,我们都知道,它是我们民族的标志,据说它是在月球上唯一能看到的地球上的人工建筑——它是我国物质文明的标志;而与之相媲美的钱锺书呢?就是可与“万里长城”这一物质文明相提并论的精神文明的标志——钱锺书代表了中华文化。这句话过誉与否我们不去评论,但从中可见钱氏的影响之大,有人把他视为“文化昆仑”,并非偶然。我们现在就结合钱锺书的几句话来感受一下他的博大。

(二)言论

言论展示一:

1)“要自己的作品能够收列在图书馆的书里,就得先把图书馆的书安放在自己的作品里。”(《宋诗选注》)

2)“惟有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 (《围城》)

评论分析:

我们先看第(1)句,你觉得这句话是褒还是贬呢?为什么?

我觉得第(1)句话,后面还得加上一句“要‘把图书馆的书安放在自己的作品里’,首先就得把图书馆的书安放在自己的大脑里”。钱锺书就是这样做学问的。他的《管锥编》四册,一百三十万字,用典雅的文言写成,引用外语达七种之多;引文就包括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拉丁文等文字;书中引述四千位着作家的上万种着作中的数万条书证,所论除了文学之外,还兼及几乎全部的社会科学、人文学科。因而,我们可以说,这句话就是钱锺书做学问的方法——多读书,把图书馆的书安放在自己的大脑里,安放到自己的作品里。据说,钱锺书先生刚进清华大学的时候,发了句豪言:“横扫清华图书馆。”有没有真的“横扫”,我们不知道;但据说,现在清华图书馆里有的竖条排版的繁体字书,有用很粗的铅在上面画了的,都是钱锺书的杰作。

 这么说来,这句话放在做学问上、做研究上,就是褒了。但是,钱锺书在写出上面这句话的时候,是贬,是批评。宋诗(甚至包括宋词),有个特点,喜欢用典故,喜欢堆砌典故,诗词给典故压得弯腰驼背;而诗歌属于文学创作,文学创作所需要的是创新而不是因袭,反复用典,在典故中包含自己的意思,这是宋诗的一大毛病——我们看看我们学过的辛弃疾的《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数数用了多少个典故,就知道宋人如何喜欢用典,而对于这方面知识少的人来说,读懂读明白,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所以,钱锺书先生用这句话批评宋诗(包括宋词)创作的不足,它是贬。

这么看来,同样一句话,用在不同的地方,它可以是褒,也可以是贬,要看对象——这是钱锺书说话的高明之处,是他的智慧,非一般人所能企及。

再看第(2)句。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是褒还是贬?

“中国文学”的根在哪里?在中国。回答这个问题不用脑袋。到美国大学研究中国文学,就有如离开我们江西赣州这一客家人聚集地跑去北京学赣州客家方言,必为外人笑话。在《围城》中,钱老就是这样讽刺他的男主人公方鸿渐的。方鸿渐命很好。小时候,父母就给他定了个娃娃亲,读大学时还为此苦恼。但在他即将毕业的时候,他的未婚妻病逝了——因为他曾给他未来的老丈人写过颇为得体的一封信,赢得了未来老丈人的好感,于是在他毕业之际,老丈人决定,把准备给女儿的嫁妆折合成现金,让他到欧州留学——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方鸿渐“是个无用之人,学不了土木工程,在大学里从社会学系转哲学系,最后转入中国文学系毕业”。钱锺书接着讽刺道:“学国文的人出洋‘深造’,听来有些滑稽。事实上,惟有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看过《围城》的人,都知道钱老这是讽刺,调侃,也是方鸿渐的无奈之举。

但是,这句话又道出了钱老做学问的方法——比较的方法。钱锺书不仅国学底子厚,同时,留学欧州,对法国文化、德国文化、意大利文化等西方文化都有十分深入的了解与研究,他把中国文化与世界各国的文化相比较,把中国文化纳入世界文化范畴之内,然后再总结反思,比不出国门孤芳自赏要高明得多,所得出的结论要客观全面得多。钱氏的学问,有人概括为“比较”,有人概括为“打通”,都是用“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的方法得来的。从这个角度看,这句话又是真确的——就如研究客家方言的人,非得到其他地方学习其他方言然后与客家方言相比较一样。我们学过钱锺书的《谈中国诗》一文,开篇不是说:“什么是中国诗的一般印象呢?提这个问题的人应是个外国人,或是位能读外国诗的中国人”,他做学问就是用比较的方法来做的。

通过两句话的分析,我们能看见钱锺书学问的一个特点:全面,从多方面看问题,并且有时跨越打通了正确与错误、褒与贬的界限。用钱老的原话来说,这就是“泯町畦而通骑驿”。

言论展示二:

1)“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不错,又何必要认识那只下蛋的母鸡呢?”

2)“我是太监给皇帝选妃子,选是选回来了,好不好用,就不知道了。”

评论分析:

第(1)句是凭借《围城》一书,钱锺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重新火起来了之后,一个英国记者打电话给他要求采访,而他总拒绝不成最后无奈说出的一句话。这句话很幽默风趣,很有意思。钱氏在此,把《围城》比作“鸡蛋”,把自己这个作者比作“母鸡”——这个比喻有点俗气,风趣幽默中自贬意味太浓了。但这不是最自损的,最自损的在第(2)句。

这句话也有个背景。上世纪八十年代,钱锺书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代表之一访问美国。在美国,他为好友买了个烟斗;钱锺书是不抽烟的,所以,烟斗好不好用,他不知道。在这里,他把自己比作“太监”,把好友比作“皇帝”,把烟斗比作“宫女”;太监因为身体上缺少某种器官,因而没有某种功能(即使有这个功能,也不能用),所以不知道合不合皇上的意——就如我不会抽烟,烟斗好不好用,我不知道。此处,钱老把自己比作“太监”,那自贬与调侃意识更浓,而其中似乎也带着点“颜色”。这样让人喷饭的笑话,很能看出钱老的幽默,更能看出钱老的学问。这句话不是钱老的首创,他是化用。中国古代有篇文章其中有句话叫“阉官无情,不可谓贞”,钱老以“阉官称贞”四字概括。这个笑话,就是从这句话中出来的。且这句话很能表现人类心理的阴暗一面。钱老曾考证、称引古罗马诗人说的“不亵则不能使人欢笑,此游戏诗中之金科玉律也”和《金瓶梅》第六七回温秀才也说“不亵不笑”来加以佐证人的这种阴暗心理。平常生活与学问的运用联合在一起,且紧扣人的心理,钱老深得此法。且吃了鸡蛋找鸡那个笑话,也不是钱锺书的原创,他化用于歌德。歌德嘲笑一些人谈论艺术,知道欣作者独具意匠心、别出心裁,只去考评字句的来历及其渊源继承关系,说“此犹见腹果肤硕之壮夫,遂向其所食之牛、羊、豕一一追问斯人气力之来由,一何可笑!”所以,别看钱老轻轻松松的一句笑话,它是有来历的,非读书多且能睿智的运用不能达到!

言论展示三:

不受教育的人,因为不识字,上人的当;受教育的人,因为识了字,上印刷品的当。(《围城》)

评论分析:

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上半句,不用分析我们都能明白。近来流行一句话,叫:“城里套路深,我要回农村。”什么叫“套路”?“套路”就是有些人凭借自己的智谋与知识给别人下套,陷害别人。城里人聪明,阴谋诡计多,常给人下“套”,而上“套”的多是知识少,智谋浅,太淳朴的乡下人。由此上溯,什么人最好统治?没知识没文化的人最好统治。采取这种愚民手段最杰出的代表就是秦始皇。他“焚书坑儒”——你看书是吧,我把书全“焚”了,让你没得看;还有讲学是吧,我把讲学的全都“坑”了,谁还敢讲学?没书读了,没教人读书的人了,全民愚昧,这样的百姓好统治。但这种手法太残忍,且不适合人类的发展,于是更高明的愚民手段出来了——统治者提倡读书,主张明智。他们说:读书好啊,有学问好啊,知识可改变命运啊……所以,我们一起读书,我们全民都读书。但读什么书呢?这得执政府者说了算。执政者选了几本对他们统治有利的书,然后大家一起来读,一起来看。谁读得最好,谁背得越熟,谁考得最好,就给这些人官当,就给这个人荣华富贵。于是,全民为了当官,为了钱,为了权,就开始拼命地读书,拼命地读指定的书,管他讲得有道理没道理,能给自己带来好处的就去读,不能给自己带来好和的就不读。于是,“谎言重复一百遍,也便成了真理!”在功利心的支配下,读书人也被愚了。这便是第二句话的意思。钱氏在《管锥编》中说,“民”的读音与“暝”相同,所以,“民”即是“暝”,好治的“民”必须“暝”;而“明”又与“暝”读音相同,所以,“明”就是“暝”,明白就是不明白,“一明即一蔽”。不识字,吃亏;识字,也吃亏——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钱锺书给我们指出了正确的读书法。

言论展示四:

“食了要消化,若徒蓄积在肚里,便成痞了。博闻多识,留滞胸中,皆伤食之病也。”

评论分析:

我们人体有一个进口,在头上,用来摄取食物;有一个出口,在屁股上,用来排泄废弃物;肠胃在中间,用来消化吸收。如果一个人吃东西,只有进去的,没有出来的,那么,这个人必然胀肚子;读书也一样,大脑只管全盘吸收,不加分析选择地吸收,不知排泄,也成“痞”了。

那怎样分辨出哪些是有益的要吸收,哪些是无益的要排泄呢?钱锺书先生认为,做人、做事、做学问,要“戒拘守一隅、一偏、一边”,要“能入、能遍、能透”,因为“遍则不偏,透则无障,入而能出,庶几免乎见之为蔽矣”。“偏”单人旁,“从”一个人;“遍”“通”“透”,走之底,“从”多人。只有全面、综合、思辩地看问题,我们才能避免“偏见”而变得“通透”。

这话还是很抽象,可能许多同学听得不怎么明白;但没关系,因为,接下我们就开始进入校本课程“随钱锺书一道与古人对话”的学习——在校本的学习中,你将明白“偏”与“遍”的区别,知道“通”与“透”的境界,知道如何思辨而全面地看问题,知道如何不上“印刷品的当”……

这就是我们的校本课程“随钱锺书一道与古人对话”要解决的问题。

今天我们这个讲座,主要讲的是钱锺书的逸事与几句言论,但却透出钱锺书的人生智慧,透出了钱锺书因书香而透出的人格魅力。我们《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有五个课程目标,它们分别是“积累·融合”“感受·鉴赏”“思考·领悟”“应用·拓展”“发现·创新”,我们的校本课程就是以这五大目标为本,联系钱锺书先生的《管锥编》,把高中语文与钱锺书先生的学术着作结合起来,把钱锺书《管锥编》中的观点材料与高中语文学教学结合起来,相信,这门课程的学习,不仅利于学生语文学习水平与语文素养的提高,对于在座各位的世界观与人生观及看问题的态度方法也将有极大的帮助;并且我们相信,通过这门学科的学习,在座各位进入高一级学校之后,当说起钱锺书,不再仅仅知道《围城》《写在人生边上》,还能脱口而出《管锥编》《谈艺录》,因为,我们这门课,它将为在各位打下人生的底子。

六、作业布置

依照语文课文顺序,在学习过程中,参照校本课本《随钱锺书一道与古人对话》,学习其中的观点材料,对课本知识进行积累综合与拓展加深,为下一学期校本课做准备。

2016年11月11日 11:10